纪录片《旷野之歌》创作见证

作者:华雨

一、梦想

我出生于一个摄影世家,1989年进入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摄影班学习,是班里唯一的女生。自命不凡,性情孤傲,向往自由浪漫的艺术家生活。1997年初为人母,进入家庭生活,迫于现实,摄影家的理想抱负才渐渐平息下来。2004年8月受洗归主。刚信主的七年时间里,我饱尝上帝的恩典和甘甜,如鹿渴慕溪水般火热追求主。主慈爱的手一直暗中引导我、训练我。在一次七天禁食,夜间起来敬拜的时候被圣灵大大充满,那晚花了许多时间为山东的灵魂迫切祷告,从此对圣灵的引导敏锐起来。

因为爱好电影艺术,我有一段时间为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等导演祷告,求主拣选他们,也能拍出震烁灵魂的信仰电影。渐渐的就很失望,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认识真正的上帝呢?2008年的一天,我向主发出一个祷告:主啊,这一生如果能跟你合作拍一部影片,是见证你荣耀你的,一部就够了。这个简单的祷告只有一次,后来偶尔想一下,自己也就忘掉了,觉得这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二、回家创业

2011年夏,父亲要求我回老家接替哥哥经营的婚纱摄影店。我想:怎么可能还回到那个小地方去创业呢?上帝要祝福我的事业应该是在北京啊!但回忆起曾被圣灵充满,特别为山东沂蒙山这块土地上的灵魂祷告。于是我认真寻求是否出于上帝的引领。我在青岛附近一家山上教会禁食七天,确定是主在呼召我。

但家在北京,孩子刚上初一,丈夫能答应吗?如今影楼行业不景气,接手摄影店,还得重新投资,需要一笔费用。上帝很快在这两件事上给我验证。丈夫赞同我回去,他觉得依我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何况在自己家人身边。另一个祷告就是求上帝预备装修费用,我购置了新的单反相机,当天就接到一笔两万元的拍摄业务。我心中对主说:我的理想数字是三万。没想第二天对方竟要我再多拍两天,增加一万收入。拍完还多给我一万元奖金。最后到手四万。当时兴奋无比,看到上帝事事都听我祷告,赐给我的超过所求所想,对于神祝福我的事业充满了期待,我也想再次回到职场。

回老家沂水的长途车上,我被圣灵感动,为山东农民失丧的灵魂一直流眼泪。这不是出于我的,是里面的圣灵在哭泣,我知道主对我有呼召,对灵魂有负担,尤其是农村。刚开始学摄影时,我常去农村拍摄一些纪实题材的作品,沂蒙山区的农民朴实憨厚,我也很擅长跟农民打交道。当我信主后,目标就是传福音宣教,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让一个人认识耶稣更有价值的事情了。那晚我在心里跟主说,你给我这么大的感动,我不知自己能做什么,但我愿意顺服你的安排,你祝福我的事业,挣了钱我可以奉献到农村传福音。

2011年10月份,正火热装修店面呢,房东却说:你不知道就要拆迁了?我一下子懵了,回老家前,他们都说这个地方没有规划,还可以干上三五年。难道我这么谨慎的祷告求证,还领受错误了?弟兄姊妹也开始怀疑我回来不是神的带领,我进退两难。但还是凭着信心把基本需要的装修完成,换上自己的新牌子伊甸风情婚纱摄影,圣诞节这天开业。

装修加上添置设备,花去了十五万,这是我仅有的钱。因不知啥时就通知拆迁,非常被动的经营,只能勉强维持开支,自以为的经验能力都无法使用。这件事破碎了我的骄傲,拿走我想用自己的能力服侍神的一切动机。

三、走近胥妈妈

2012年春节期间,有一对传道人夫妇告诉我:柴山乡馍馍墩村有位外地老人照顾另一个瘫痪老人,已经八年了,住的是没有房顶的屋子,但是俩人都很健康快乐,夫妇俩隔一段时间就去看望她们一次。

我深深被吸引,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村庄。第一次见到胥妈妈和范建秀,内心的震撼是无法表达的。那时还是冬季,79岁的胥妈妈裹着一件军大衣,住在用塑料布遮盖的没有屋顶的小破屋里,见到弟兄姊妹,那种从内心发出的喜悦使她满面红光。她的小屋里有一张桌子、四把椅子和一张新床。胥妈妈说那是她找木匠做的,为了可以接待人,她希望那个地方能成为聚会的场所。她自己则睡在一张很窄小的折叠床上。

瘫痪老人范建秀住在旁边又黑又矮的土屋里,弥漫着刺鼻的氨水味。因为拉尿常年在这间六平米的小屋,虽然胥妈妈每天给她端屎端尿,但是没有水可以冲洗。水井在老远的山下,打点水很费劲,小屋也没有窗户可以通风换气。第一次我实在不能进到里面去,因为那个味道使我不能呼吸,我站在距离门口一米远的地方,听范建秀讲耶稣如何跟她说话,如何给她烧了一壶水。这一次我用手机留下了见面的照片。

每周二晚上我的摄影店有祷告会。胥妈妈非常爱主,下午从馍馍墩坐公交车,赶两个多小时来这里祷告。她是一个灵里通达的人,没有文化不识字却能通读整本圣经,能使用仅有的工具做饭照顾范建秀,但有时连自己的衣服扣子也扣不好。下车后不认识路,她会拿着我的电话号码问路上的小贩,请人家给我打个电话,我去接她。

在店里的沙发上,我陪她住一晚,第二天再送她上公交车回去。我所遭遇的事令我忧虑,胥妈妈鼓励说:神差遣你来,不是为了让你干这干那,你来是跟我同工的。你吃亏才好呢,神让我看了一眼没多看,你在天上的奖赏大着呢……”可见她和主的关系很近。当时落在困境中的我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些话。

这年初夏,圣灵感动我去馍馍墩,记录胥妈妈和范建秀的生活状态。安排好店里的事情,姐姐和老爸也跟着要去看望一下这对旷野里的姐妹。那天下着毛毛细雨,下午拍了点素材。晚上小雨竟成了大雨,我躺在硬板床上无法入睡,屋顶上面有几块水泥板搭着,头顶上方一米多的地方,噼里啪啦的雨点砸在遮雨的塑料布上,还不时有雨滴溅到脸上,小屋里能用的盆和碗全都拿来接雨水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胥妈妈却睡得很香,她睡觉从来不脱衣服,随时可以起来祷告。听着她的鼾声,我内心有些沮丧,我问神:是你感动我来拍摄,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好天气?我听到神微小的声音说:我要让你体会她的不容易。我心里踏实了,感慨良多。我是第一个睡在这小屋里的客人,也是第一个在这里吃她做饭的客人,胥妈妈特别高兴。

第二天仍旧是阴天,我在范建秀的小屋里开始拍摄她俩的镜头,我必须憋着气息,因为那味道实在令人无法呼吸,我不知胥妈妈是否闻得到,也许神给她俩都屏蔽了气味儿。不过当我进入到拍摄的兴奋,我也忘掉了难闻的味道。多年的人像摄影经验,使我敏锐地捕捉到俩人相依为命的情感,抓拍出来的照片几乎每张都是成功的。此时我才发现阴柔天气最合适小屋里的拍摄,如果是大晴天,太阳从小门口射进去,没有反光板,光线会非常硬反差太大,感谢主在掌管天气。

那天我以图片为主记录她们的生活,也第一次用视频记录了她俩在小屋的一组长镜头,俩人依偎在一起讲天堂故事,在那个破烂的小屋里,有主赐的平安和喜乐。这成为特别宝贵的一段素材。那晚我有感动给胥妈妈洗个脚,她欣然答应,没有任何山东人的客套,那盆水洗完差不多成了黑的。我看到她在基督里的真自由,单纯的像小孩子,洗完脚她睡得特别香甜。她说来到馍馍墩四五年以后才联接上沂水县的教会,有个姊妹接她去城里洗澡,一年能洗两次。

2012年秋天,神呼召胥妈妈每周去莱钢市陈家庄带领聚会,那里是她曾经传福音建立教会的地方。出于顺服,她每周六安顿好范建秀的生活,便赶去陈家庄讲道,圣灵感动我再一次跟她同去记录。我们坐上长途车到目的地需要三个多小时。那天晚上很冷,我和胥妈妈睡在一个老姊妹的家里,床很硬,上面只盖了一张薄褥子,我手脚冰凉,怎么都暖不过来。半夜我的脚感觉被人捏疼,醒来发现,胥妈妈把我双脚抱在怀里不停地用手搓热,我的心里一阵阵感动,她的爱就是这么真实,总是舍己和付出。

不幸伊甸风情婚纱摄影店终于拆掉了。房东那片土地获得了一千五百万拆迁款,摄影店的政府补偿款九万元也被一并拿走。

起先我哥为这家摄影店投入许多钱装潢,我接手后,又重新装修店面。按理装修补偿应该属于我和我哥的。房东却分文不给。朋友建议我起诉房东。于是在惨淡经营七个月后我又陷入一场官司当中。很简单的官司,区区几万块钱法院却解决不下来。因为官司,我必须常常呆在沂水老家。除了照顾父亲,也因此有更多的机会拍摄采访胥妈妈。否则钱没了,店也没了,丈夫一定会让我回北京的。看来一切都是神的许可。

四、记录生活

好友杨默含张新武夫妇看了我拍的素材,听说胥妈妈的故事后,专门开车从北京来到山东沂水探访。2012年深秋,趁胥妈妈外出,范建秀儿子迫于舆论压力,也为了政府对于残疾人危房改造的补贴,把母亲接回家去了。并千方百计拦阻两个老人见面。

此刻范建秀被锁在围墙里,张弟兄出于导演的敏锐一直在拍摄,胥妈妈心急如焚,我去邻居家借了梯子,从旁协助胥妈妈翻墙进入范建秀儿子家,两姐妹相见的画面触动人心。那天幸亏张导记录下突发事件。当时我虽不懂影视编导,但出于一个摄影师的本能想要保留下这些宝贵的素材。后来圣灵感动不要停止记录,有时器材不在身边,我也会请当地的朋友帮助,郭其祝和张波是我的好友,都是从事电视台工作的,除去朋友这份关系,他们都是出于对信仰和对胥妈妈的尊重来帮助我的。

范建秀被儿子关在院子里,睡在冰冷的稻草地上,照顾不好,感冒生病。儿子还屡次拒绝胥妈妈过来探访。一个周日胥妈妈无奈给我打电话。我身在北京,只好请求大哥带上摄影师和教会的弟兄前去探望,跟范建秀儿子协商。他们大雪天开车,好不容易赶到馍馍墩劝解,却没任何结果。

随着不断地拍摄记录,我越来越明白神为什么把我留在沂水。失去所有的,却参与了一项荣耀的服侍。在最艰难的时候,圣经话语仍是我得到力量的来源。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,葡萄树不结果,橄榄树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粮食,圈中绝了羊,棚内也没有牛;然而,我要因耶和华欢欣,因救我的神喜乐。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!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,又使我稳行在高处(哈巴谷书3:17-19)。

胥妈妈在破屋里煤气中毒,抢救回来后,被大儿子接回老家莱芜,因心疼母亲再去受苦,也把妈妈给“软禁”起来。胥妈妈在电话里对我说:华雨,你还要勇敢地继续做工,不能让魔鬼得逞。她依然惦记范建秀,惦记着把那个地方变为福音村。

2013年正月,我把胥妈妈接回了沂水,住在我父母家中有一个月的时间。这段时间我们更多相处,拍了很多素材。一些弟兄姊妹不理解,他们认为胥妈妈的工作已经完成了,应当回自己儿女身边享福养老,不应该再回来受苦。只有胥妈妈自己清楚,馍馍墩是神给她命定的地方。她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在那里盖房子,建立一个爱的教会。2013年3月20号胥妈妈重返馍馍墩。

2013年8月,给胥妈妈盖房之前,我在北京经过两轮体检,结果都显示有乳腺癌的嫌疑,进一步确诊还得等半个月。很是紧张,但想起胥妈妈对于一切疾病患难的反应,她从不惧怕和妥协,我也有了力量,心想这条命都是主的了,还怕什么呢?大不了去主那里好得无比,唯一有点放不下的就是家人,但他们不也在主的手中吗?于是我赶回山东沂水,找到馍馍墩村书记打招呼,联系打水井的人,拉上电线。万事俱备后,河北迦南教会弟兄们开着面包车,带上工具,赶了八百多里过来帮忙。

乡政府禁止盖新房,只能翻新那间小屋。大家遵从《圣经》上顺服权柄的教导,翻新了胥妈妈的小屋,又砌了个大院子,装上水电,焕然一新。

我一边张罗一边还要拍摄记录,那时候没有大容量的TF卡,不够用的时候只能把格式调小,导致后来的素材画面质量不够好。没有专业录音设备,也致使后期影片制作时在声音处理上费了很大功夫。这部最简单的佳能5D2单反相机,陪伴了我好几年。

胥妈妈住上了整洁宽敞的院子,馍馍墩有了个爱的教会,大家开心地赞美敬拜主。我也满心盼望地等待馍馍墩教会壮大复兴的那天。

感谢主,8月份盖完房子回到北京继续检查,乳腺完全没有问题。

五、胥妈妈走了

2013年10月15号,老爸前一天打电话催促我回去处理官司,其实9月份已经回去过一次,为着顺服老爸,只好再次坐上长途颠簸的大巴。

车上半睡半祷告中,突然一句话临到心里:你还记得自己以前的祷告吗?这就是我跟你合作的影片。每次听到神的声音,全人只能降服下来,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下来,那份感动没有办法诉说。

那天晚上,打电话问候胥妈妈。她跟我说了最近的状况:周六被弟兄姊妹接到城里的教会,周日做礼拜还吃了圣餐,又被送回馍馍墩。我们在电话中聊了二十多分钟。第二天下午我办完事,再给她电话,想去看望胥妈妈。可是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,打了十六个电话没人接,我心想不妙。第二天,10月17号清晨5点,我想起隔壁村庄住着一个弟兄,马上叫他去看看怎么回事,不到六点弟兄打电话回复说胥妈妈被主接走了。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太突然了,房子盖起来刚两个月,昨天还是健康的,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接下来怎么处理?

冷静下来之后,先找到本地教会的牧师,确定他可以来主持葬礼,然后通知她的家人以及河北的弟兄姊妹,这次回来我没有携带任何器材,马上又联系了朋友帮忙拍摄。姐姐开车带着我和几个肢体,路上买了鲜花,张德荣姊妹奉献出给自己母亲预备的安息服。我们第一时间赶到小屋。胥妈妈坐在椅子上,上半身倒在床上,没有人看见她是怎么走的,这成了一个秘密,但以我对她的了解,她一定是在祷告中被主接走的。保罗在提摩太后书4章7节所说: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,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,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。胥妈妈完成了地上的使命,留给教会的是宝贵的属灵财富。

胥妈妈走了,我以为故事结束了,接下来该怎么做?我只有祷告等候神发命令。后来胥妈妈的大儿子王克涛跟我说,自己经常去馍馍墩,一个人悄悄地去哭一场,在小屋前站一站,到妈妈打水的井边走一走。那时候王克涛还是很软弱的,已经多年不聚会,加上失去母亲产生很多懊悔,常常喝酒度日。胥妈妈祷告时我常听到她为这个儿子的呼求,我想可能还要继续记录下去。

六、生命蜕变

官司终于判下来,我只得了一少半的补偿款。2014年春节之后正式返回北京,一边整理素材一边等候神的预备。那时,神已经不断开启我,祂要使用这个见证故事成就许多天国工作。在等候主下一步的带领中,我在一家媒体做兼职编导,中间虽然经历许多波折,但也积累了必要的经验和知识。同时只要有时间就回山东去继续记录馍馍墩的变化。

胥妈妈回天家两年多了,这期间经历许多挫折、伤害,不停地奔波,身心灵憔悴,心中满是委屈、迷茫和沮丧。所以一直有感动去馍馍墩禁食,生命太需要一次突破更新了,也希望从神那里得到答案。我觉得就住在胥妈妈那个小屋吧,但是回到沂水,圣灵很清楚的要我在范建秀的小屋里禁食。我立刻想起主耶稣在那间小屋向范建秀显现,是不是也要向我显现呢?我太期待经历一场超自然神迹了,我要给耶稣在小屋里预备一把椅子。

胥妈妈去世后,神感动李受良弟兄来馍馍墩牧养几位信徒。2013年这间小屋的门口就被范建秀的儿子用石头封上了。

晚上李弟兄搬开石头,清扫小屋,拉上电线。地面坑洼不平,用干玉米叶找平地面,铺上我带去的泡沫垫当作地板,归置好后,这个六平米的小屋成了个安舒的小窝,比起范建秀那时候的环境好了一百倍。刚打开被子就听见恶心的老鼠叫,奉耶稣的名斥责从哪里来的哪里出去,之后再没老鼠声音。

李弟兄重新把门口用石头垒起来,这将是完全封闭的七天。

拍摄影片过程中,完全是单打独斗,没有任何支持,只有哥哥姐姐协助我,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在做什么。影片没有呈现出来之前,没有人知道它要讲什么,所以要面对有些人的质疑,以为我在高举人,只有神知道我面对的一切。家人只看到我越来越贫穷,需要他们帮助,过去我不穿的衣服送给姐姐们,如今我要捡她们的衣服穿。面对社会、家人、教会,所有委屈我只能对神诉说。经历过这一路的孤单,我知道那种艰难有多大。

带着各种问题,我在小屋里与神对话,从认识主的那一天开始就被神抓住,我渴慕寻求祂,也一路愿意顺服祂,为什么这么多遭遇这么多磨难?为什么给我的异象遭到这么多拦阻?原因是什么?如何完成你交给我的这个任务?如果不是这样走,事情是否有不同结果?如同约伯在神面前苦苦追问,越问越显出自己的骄傲和无知。若是这一切出于神我就默然不语!除了降服在祂面前敬拜,我还能做什么使我显得更有价值呢?

圣灵感动我读《约伯记》,神的话再次给我安慰:“祂在左边行事,我却不能看见;在右边隐藏,我也不能见祂。然而祂知道我所行的路,祂试炼我之后,我必如精金。(约伯记23:9-10)”

同时圣灵也给我很多光照,照出我里面还没真正饶恕人,照出我的骄傲、虚假和自义,我痛苦流泪悔改,每一天的眼泪鼻涕用掉一大包纸。主亲自在手术台给我做手术,医治释放,修复膏抹我。禁食四天时,圣灵感动后三天连水也要禁。

禁水后第三天,躺着的每一秒都极其难熬,我无法躺平,但又没有力气,站立不起来只能蹲着挪步。默祷了一会儿,我竟然睡着了,再次醒来后舒服多了,感谢主的保守。

最后这天的中午,我突然闻到一股并非好闻的气味儿,以为是远处谁家做饭的煤烟味儿飘进这透风的墙里,但圣灵在里面提醒说这是没药的香气。感谢主,我愿在爱里接受这没药。我的一切经历都是神的许可,为要炼净我,使我末后有指望,得着永远的基业。这次禁食,主又给了我两个异象,一个是纪录片会获奖,神要使用国际平台来见证祂自己的名;另一个是我在好消息电视台的真情部落格栏目,为主做见证。

直到禁食结束,主没有让我用肉眼看见祂。但这是祂的主权,就像祂没有医治范建秀,也没有改变范建秀的环境一样,然而我真知道祂就在那里看着我,带领我突破、让我蜕变……

七、新的开始

2016年7月儿子高考结束,神感动我辞掉那家媒体事工的兼职工作。利用暑假期间我再次回到山东,看望胥妈妈儿女,采访了她起初信主的德州平原县教会,探访馍馍墩,拍摄记录了不少新素材。

2016年8月,一位姊妹为影片奉献两万元,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,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奉献。我知道神要我开始准备后期制作了,我用这笔钱买了台MAC准备剪辑使用。再次开始整理素材,当时想不出更好的名字,剧本取名为《门徒》,有一天凌晨,圣灵很清晰的在心底说片名叫《旷野之歌》,过了些日子圣灵又感动我写一首片尾曲歌词,这首歌是整个故事的升华,概括了胥妈妈的经历,也表达出自己这些年对于生命的感悟。

11月北京电影学院举办了iDocs国际纪录片论坛,一周内我看了20部获奖的优秀纪录片,还参加了大师班工作坊,听了一些纪录片制片人和导演的讲座,对于这个领域有了最基本的认识。

对比这些获奖纪录片,我感觉自己的作品是那么稚嫩。但圣灵一直在安慰鼓励,世界的标准并非神的标准,神的恩膏释放在里面是无人能比的。不要小看自己,这是一个圣徒一生的见证,也是我因顺服与神一起合作的,主很看重。

    2017年4月,我准备回山东补拍一段回忆,教会姊妹韩玉萍的形象非常适合扮演胥妈妈。我有感动找一位弟兄同时来写一部胥妈妈的纪实小说,于是我们三人去了山东,马不停蹄地在莱芜、莱钢、泰安、沂水、馍馍墩、小崮头这些地方采访拍摄。

每一天都在圣灵的带领下,极高效率地完成工作。小崮头村,依然保持着几十年前的风土人情,古老的土房,羊肠小道,淳朴的老人,很适合在那里拍摄胥妈妈年轻时的状态,韩姊妹演的很投入,很感人。我们在小崮头顺便看望多年不见的老村长李文秀,这位七十多岁的瘫痪老人那天决志信主,灵魂得救,哈利路亚!

馍馍墩的土地翻新后种上了樱桃树,据说后面那座像女人乳房的双崮要改名为双乳峰了,这一切环境都有美好的属灵象征意义。2015年,我曾绕着村庄走祷,愿神祝福这片土地,胥妈妈在这里将自己献上成为最美好的祭物,她的见证就像乳汁一样喂养人的生命,不久这些果树也要结出累累硕果!神的作为何等奇妙!愿神的恩雨滋润浇灌这片土地!

八、凭信前行

回京后,感到圣灵的催促要进入后期制作了。这些年过信心生活,搭上时间金钱和全人,后面这一步,圣灵感动我继续凭信心前进,脚要先踏进约旦河,水才会分开。前期祷告时神给出一个制作费十万的数字,支付技术人员的费用。相对于专业制作一部影片,这点钱是微不足道的,但对于教会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需要专业处理声音,也需要原创音乐,更需要一个成熟的剪辑师。有时我感到很无助,神拦阻我接触专业人士,把我放在一个完全不懂这个行业的圈子里,没人知道这个需要有多大,自己也没法开口,虽然我知道要凭信心,但仍心存侥幸。有一天我跟主商量,不要再为难我了,可以简单一点吗?买张彩票只要够支付后期制作就行了。当我从销售彩票店的门口出来,右大腿的筋忽闪了一下,去完超市购物回家,这条腿只能瘸着走路了。我很清楚这是神的管教,祂不喜悦这种行为,丈夫开玩笑说“就算是我买的好了”,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,赶紧认罪悔改,感谢主的怜悯!第二天中午右腿恢复了正常。

地是神的脚蹬,天是祂的宝座。万有都是神的,祂哪里缺钱呢?但是祂喜悦那个孩子献出的五饼二鱼,祂也被寡妇奉献两个铜钱感动。神愿意更多的弟兄姊妹参与到这项服侍当中来。神也让我看到凡祝福这个影片的神也必祝福他。

北京一位牧者感动于这个见证故事,呼召了弟兄姐妹奉献。另有山东沂水的郭凤花姊妹代表沂水教会,河北的迦南教会,有奉献多的也有奉献少的,有位失业的姊妹奉献了二十块钱,相信神都是纪念的。就是这个人一点,那个人一滴,一步步逐渐往前推行。最后记算所有支出的钱基本就是祷告神赐下的数字。

2017年5月,我在北京香山租了两间便宜的房子做剪辑工作室,白天工作,早上可以在山上灵修。

樊乐姊妹用了两年时间,刚完成新玮夫妇纪录片的剪辑,在技术和灵性上都有一定的经验,此时神安排她过来参与后期制作。我们在一起三个月的时间,剪辑过程中虽然有摩擦和冲突,最终我们都胜过了,在爱里彼此合一,生命得到扩张。圣灵也时常提醒,有哪些素材被落下再找出来。有天夜里,胥妈妈唱的诗篇46篇的歌声,一直在我睡梦中萦绕,几乎唱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我们马上找到这段素材,作为背景用到了一处非常合适的画面上。在旁白的最后一句,我感叹我的生命也像这片土地一样被翻转被更新,在睡梦中圣灵提醒是贫瘠的土地。感谢主不放过每一个细节!

剪辑完成后,还有原创音乐、调色以及声音剪辑的各项工作,每一环都在恰当的时间紧张进行。小文张杨夫妻俩是做主内音乐事工的,主很奇妙地带领我们在北京相遇,让他们接手影片的音乐制作,短暂的时间内完成带有中国风特色的原创音乐。除了他们自己本身具有的才华,实在是看到神的恩膏时刻伴随这部影片,更惊喜的是小羊诗歌的林婉容老师无偿参与了片尾曲的演唱创作。还有那些默默付出的参与者,平面设计师非比姊妹设计了海报,新加坡的吴晶晶姊妹和李朋弟兄作为志愿者翻译了影片的英文字幕,以及那些在背后付出祷告的弟兄姊妹。

2017年10月第一版基本完成,并在以色列的特会中首次播放。结束后现场发出了痛哭悔改的祷告声,胥妈妈的生命就像一面镜子,给每个人带来不同的触动。当时我对于在哪里放,什么时间放完全没有概念,只知道神掌管我顺服就好,到了以色列之后,神才开启我祂要使用的次序。由于一些原因被耽误,片子无法提前完成,视频最后的输出是在上飞机的前一刻才完成。如果提前做好也许就在国内的教会开始分享了,但是神的次序是先从耶路撒冷开始,这是一个启动,因为祂要使用这个片子给众教会带去祝福,传达神的心意,归正今天的教会回到起初的爱里。我不得不再次感叹神的作为,无人能够拦阻祂的计划,一切都照祂的时间表进行。

2017年11月,圣灵感动我回山东一趟,去找范建秀的儿子,几经周折打听到他在当地一家鞋厂工作,见面后给他传福音。他被弟兄姊妹们的爱感动,一反过去抵挡态度,接受耶稣做他的救主,那天恰好是11月23号感恩节。影片再次修改,这一部分使用字幕做在了最后。这才是神要的完美结尾!我相信天堂中的众圣徒众天使都在欢呼,路加福音15章10节说,我告诉你们:一个罪人悔改,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。

春节过后2月18号回到北京,神又感动我为媒体领域祷告,禁食四十天。好友非比姊妹也有感动为这个领域祷告,她每天中午禁食一餐。当我禁到第六天,圣灵启示我,七天以后每天中午可以吃一餐直到禁食结束,这样我们俩配搭一起完成了这次四十天的禁食。感谢主,祂体贴我的软弱,不把难担的担子加在我身上。

九、祂是信实的

2018年国际基督教电影节,5月2-5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行。来自各国的电影精英齐聚一堂,获得提名的影片在各个演播厅里播放。4号上午,《旷野之歌》被安排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厅里播放,只有十多个观众,虽然人不多,但只要坚持看完的都非常受感动。有位德国导演在观看时一直流眼泪。观影后大家争相提问,对于这个故事的拍摄经过显出极大的兴趣。那几天我也去观看了其他影片。有一部美国制作的3D影片创世纪,制作非常精良,由于预先做了充足的宣传工作,影片吸引大量观众走进最大的一个播放厅观看。我还看到另一部很有份量的影片,是关于德国和犹太人之间的故事,纪念以色列建国七十周年纪录片。许多参赛作品都很棒,竞赛纪录片项目。两年前,在馍馍墩村庄范建秀的小屋里禁食时,神启示我纪录片会在国际上获奖。来美国之前,我对于获奖没有任何动摇,但是看到这么多优秀的作品,我心里突然没底了,不知道《旷野之歌》最终的结果是什么。

5号晚上颁奖典礼正式开始,酒店走廊铺上了红地毯,人们在红毯上不停地拍照留念。晚上九点参加典礼的上千人在颁奖大厅排序落座。主持人的幽默以及现场音乐,使得气氛轻松又不时制造出紧张。获得提名的三个项目过去了,都没有《旷野之歌》的名字,帮助我翻译的璐雅姊妹比我还要紧张,我虽故作淡定,但心里却说不出的复杂。万一没有任何获奖,四项提名是否就是神给予的奖项呢?这一刻我真的有些不确定了。纪录片单元最后一个项目终于开始宣布了,没有想到最佳纪录片奖项共有四个名额,颁奖从最后开始,第四名是一部德国导演拍摄的纪录片,第三名是一部美国纪录片,第二名是一个韩国导演的纪录片,现场停顿了一下,主持人宣布第一名,刚念完《旷野之歌》 ,我和翻译璐雅就跳了起来,我们拉着手一起跑上了舞台,短短的十多秒路程我用手捂口忍住了泪水 。最有份量的一个奖当然是最佳纪录片奖,这一个奖项包含了所有提名的内容。

神是信实的,祂的应许必要成就!祂拣选我与祂一起同工,我本是微小的,如同保罗在《哥林多前书》所说:可见你们蒙召的,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,有能力的不多,有尊贵的也不多。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,叫有智慧的羞愧;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,叫那强壮的羞愧。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,被人厌恶的,以及那无有的,为要废掉那有的,使一切有血气的,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。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,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、公义、圣洁、救赎。如经上所记:‘夸口的,当指着主夸口。

纪录片完成后,圣灵感动我开始回顾这七年的经历。不可否定跟随主的道路充满了挑战,因为这是一条窄路,时刻有惊险伴随,但也时常充满惊喜。上帝就是最好的教练,知道如何训练我们成为得胜的选手。上帝照着我的身量,一步一步的开启。这不单是一个圣徒的人物见证故事,同时也是中国教会的成长缩影。从撒旦的压制中被解救释放,经历困苦、渴慕寻求、逼迫患难、忍耐成熟、流泪撒种,走向辉煌荣耀!中国教会必被复兴起来成为列国的祝福,完成上帝赋予中国的历史使命!

 2018年8月5号,继奥兰多获奖之后的三个月,《旷野之歌》又获得五大湖基督教电影节六项提名,在纽约州水牛城的颁奖典礼上获得最佳导演奖。

地上的奖项是神给予人的鼓励,更重要的是得着天上的奖赏。上帝才是这部影片的真正导演,一切颂赞荣耀都归于祂!

2018年11月10号,我在GoodTV接受了真情部落格栏目的采访,访谈【旷野之歌】于2019.2.14在 goodtv 首播。至此,上帝给予的异象一个一个在实现中,祂要成就的还有很多,让我们一起等候观看祂的作为!盼望这个故事不仅成为华人教会的祝福,也要成为列国的祝福!